立丝岩棉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立丝岩棉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巴黎加入2024年申奥城市奥运会又成为香饽饽今时

发布时间:2019-11-20 14:52:30 阅读: 来源:立丝岩棉板厂家

巴黎加入2024年申奥城市:奥运会又成为香饽饽

原标题:巴黎加入2024年申奥城市:奥运会又成为香饽饽  本周,许多人的奥运梦想在闪烁。

巴黎,前天正式宣布加入2024年夏季奥运会的申办竞逐。与此同时,布达佩斯市议会也决定支持申办2024年奥运会。加上此前已经递交申请的波士顿、罗马和汉堡,奥运申办又一次闹猛起来。

还记得去年东京街头抵制奥运的游行吗?还记得伦敦“反对2012奥运”组织关于“奥运会寡妇”的宣传吗?危机,一直近在咫尺。炙手可热如奥林匹克,也有着自己“水土不服”的尴尬日子。如今,它又一次被结结实实地热烈拥抱。

谁在“叫骂”?

——奥运烧钱会

关于奥运会,反对的声音一直都有。人们担心的,不外乎是场馆建设高额投入与曲终人散后的低效利用,等等。

已经拿下2020年主办权的东京从申奥之初,便宣布奥运会将对日本经济带来促进作用。政府估算,奥运会将在2013年至2020年给日本带来2.96万亿日元的经济效益。大和证券公司也预测,这7年将提升日本3%的GDP增长率,这将是1990年日本泡沫经济崩溃以来最高的增长率。老百姓对这些潜在的数据并不在意,他们担心的是当下实实在在的现状——政府举债。在抗议游行中,人们打出“奥运会杀死穷人”的标语。养老、医疗和防灾,才是日本人这些年来最关心的问题。

2012年的伦敦,激励一代人的口号犹在耳畔,他们也曾激怒一拨人。伦敦奥组委初期预算举办奥运会花费24亿英镑,但这个数字每年都在增加,最后定格在10倍以上。

另一个极端的例子是2022年冬奥会的申办。原本,中国北京、波兰克拉科夫、挪威奥斯陆、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和乌克兰利沃夫5个城市正式提出申办。结果挪威民众强烈反对,市议会最终决定退出。之后,“退赛”像是传染病,一个一个都倒下了。最终只剩北京与阿拉木图站在了申办的舞台中央。新华社体育部主任许基仁采访过6届夏季奥运会,是圈内公认的奥运专家,他表示主办奥运会对一座城市的压力很大,“热闹十几天,老百姓可能要用十几年来还债,所以很自然会有不同的声音。”

谁将得利?

——美誉超收益

更快,更高,更强,五环精神之下,还有不能承受的奥林匹克之重——更精,更贵,更豪。

几乎每个主办城市都会发布“大家赚钱”的承诺,但谁也不能规避一个问题:奥运会究竟是不是能够获得即时利益?许基仁透露,奥运会是否赚钱这个衡量标准在最近几十年发生了变化。“洛杉矶奥运会肯定是赚钱的奥运会,他们基本上没有建任何场馆,都是利用大学已有的体育设施。但之后的几届奥运会,都是把建造场馆这部分费用剔除在投入资金之外。而这部分投入可能是上百亿的人民币。所以在这个新标准下,说自己的奥运会赚钱了,盈利了,其实意义不大。”

过去几十年,国际单项组织都会监管各自项目的场馆建造。“他们的要求正变得越来越严格,所需要的花费也变得越来越多。以现在硬件要求来看,当年洛杉矶、悉尼等奥运会,统统都不合格。”

赚钱有限,扬名,却指日可待。许基仁说:“巴塞罗那是我采访的第一届奥运会。国际社会的共识是,当时巴塞罗那是国际二流城市,举办奥运会对其美誉度的拉升不可替代。在那之后,巴塞罗那也正式跨入了国际大都市,或者说国际一流城市之列。”如今,巴塞罗那是著名的会展中心。许多高端的国际会议都在那里举行,“可以说,巴塞罗那腾飞的起点,就是奥运会。”正是这个有些玄乎,不那么实在的“美誉度”,吸引着前赴后继的奥运申办城市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奥运会这笔买卖是“包赚不赔”的。

谁主沉浮?

——改革求发展

奥运会,越办越豪华。高冷的调调,让接盘的人望而却步。国际奥委会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。他们在最新提出的40条改革建议中,节俭是核心中的核心。

“说到底,现在能办奥运会的只有一线城市。一万名运动员,再加上媒体、官员,林林总总,3万人到一座城市,对于交通和其他基础设施的考验是巨大的。国际奥委会明白,如果他们不改革,感兴趣的人会越来越少,换言之,没人陪他们玩了。”所以,现在国际奥委会对申办国强调最多的,便是节俭。

放权,是改革中的另一个重要概念。“以前,一切的一切都是奥委会说了算。”“带着镣铐跳舞”,说的大致就是东道主的苦闷。如今,东道主的自主权更多了。“市场开发的空间大幅提升了。并且,东道主还拥有设置一个大项的权力,这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一项举措。”让步与放任,都是为了凝聚更多人参与这个游戏。

从2024年奥运会开始,国际奥委会还将从申办制转向邀请制。“比如你可以提交申请,然后他们会作出初步的评估,劝退一些不合适的人选,然后邀请实力相当的几个候选城市竞逐。这样,就能最大程度地避免有些城市做无用功。”

历久弥新,有话题,又有热闹,奥林匹克,仍是惹人注目的发光体。 首席记者 华心怡

场外音

新课题

采访伦敦奥运会的时候,当街遇上过不少“反对派”。他们对着电视镜头,群情激奋地说着奥运会种种不是。但一回头,便扯下抵制的横幅,换上助威的战衣,去赛场上摇旗呐喊了。

这些人的态度是反对归反对,狂欢归狂欢。这是两码事。

奥运会与世界杯,都是欢乐的派对。它们传递体育精神,表达人文关怀,把不同肤色,不同国籍,不同文化的人群聚集在一起,其实是这些盛会最重要的功能之一。

奥运会从萨马兰奇掌舵国际奥委会后变得赚钱了,又能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,许多有实力又有野心的城市,希望成为这一全球游戏的主办者。

但是,眼界越来越开阔的现代都市,不再抱着一切服从的态度。国际奥委会与主办城市之间的互动,也成为新时代的新课题。2022年冬奥会花落谁家,下月即将揭晓。北京以“节俭、绿色”为理念的申奥主题也获得了国际奥委会的充分肯定。这也是大势所趋。

奥运会这个游戏,还将长久地玩下去。与时俱进的规则,是保证其长盛不衰的原则。 华心怡

可堆垛巧固架

仓储笼定制

钢制托盘选购

可堆垛巧固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