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丝岩棉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立丝岩棉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越野车里的美女杀手-【zixu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20:06:17 阅读: 来源:立丝岩棉板厂家

半夜11 点,周庆明开着他那辆心爱的越野车刚回到小区,就见一个长发女孩出现在车窗前。借着车灯发出的黯淡光线只看了一眼,周庆明不由暗暗啧叹:身材高挑,玲珑浮凸,绝对是个难得一见的养眼!

“你好。我有点闷,能带我兜兜风吗?”长发女孩笑盈盈地望着他,率先开了口。

美女相求,岂能?长发女孩道声“谢谢”,又提出了个要求:你这辆车真,能让我试试手吗?周庆明同样连想都没想便让了位。驶离小区,在拐上通往市中心的大道前,女孩踩下刹车,忸忸怩怩说出了第三个要求:“周,你能亲我一下吗?”

天降,周庆明顿觉心跳怦怦。而就在嘴唇触及香腮的那刻,长发女孩的第四个要求到了:“我非常喜欢你的越野车,借我用一晚行吗?”

这辆车价位不低,拿到手还不到半个月,对不起,不能借。周庆明正要拒绝,长发女孩突然出手用力一推,毫无防备的周庆明登时滚落车下,直摔得昏头涨脑差点背过气去。

糟糕,是!周庆明一骨碌爬起,摸出刚拨下110 三个数字,却又拍拍脑门笑了:人家说得明白,是借,不是抢。等她送车回来,看我怎么收拾她!

遭遇这等事,千万别以为周庆明脑子短路转了筋。且不说在这座城里,他是鼎鼎有名的,头脑活络,心思缜密,最善察言观色。自出道以来,先后接过数百起案件,从未失手。更重要的是,今晚发生的这一切不过是个梦。

次日早晨,周庆明尚未钻出被窝,“咚咚”的敲门声响了。

来访者是两位。其中一个亮出证件,直入主题:“周先生你好,我叫陈东。我们在调查一桩案,请你配合我们的。昨晚,你都去哪儿了?”

“9点到家,洗澡上床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有问题吗?”周庆明不假思索地回道。

“你确定?”

“当然,我以的名义保证。”郑重其事地说完,周庆明笑了,“不过,如果也算的话,我还真出去过,并且邂逅了一位无比性感的长发美女。”

做梦?陈东微微皱了下眉,请周庆明说说梦里的情景。周庆明丝毫没隐瞒,绘声绘色地叙述了一遍。临末,还自我解嘲地笑起来:“我是个律师,要不是做梦,哪会轻易上当受骗?”孰料,笑声未落,陈东让打开了手提电脑。随着一段段视频映入眼底,周庆明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巴。

那几段视频,当是从安装在小区周围的天眼里截取的:晚23 点05 分,周庆明穿着睡衣下了楼;3 分钟后,他的越野车开出了小区;凌晨3 点整,越野车返回,泊进车库……

不可能。整整一晚,我根本就没下过楼,车钥匙也没离过手!震惊中,陈东又出示了一份证据:12点,在醉逍遥会馆外,一个名叫李伟的中年男子上了他的越野车。目击者,是李伟的两个。

李伟是周庆明的同行,平素关系相当不错,可是,昨晚确实没见过面。周庆明越想越觉得蹊跷,忙调出了李伟的。可接连拨打了四五遍,均被告知已关机。

瞅到他脑门上渐渐渗出了冷汗,陈东步步紧逼:“我们接到李伟的报案,怀疑李伟失踪了。你是律师,我是警察,彼此都清楚办案要用证据说话。从我们采集到的信息看,你应该知道他的去向。”

“我不知道,鬼才知道他去了哪儿!”周庆明急歪歪打断了陈东,“请你们相信我,昨夜我连门都没出过!”

“别激动。只要你拿出证据,我们会相信你的。请你再好好想想,记起什么给我打电话。”陈东留下手机号码,和同事告辞出门。

周庆明深知,凭借目前所获得的证据,陈东完全有理由把他带回去,严加讯问。之所以没这么做,十有八九是案件还没定性,或者那两个目击者喝大了,没看清开车接走李伟的人到底是不是他。但有一点可以断定,从此刻起,他被监视了。

一个大律师,竟莫名其妙地成了头号嫌疑人,这也太荒谬、太吊诡了吧?翻来覆去琢磨到中午,周庆东不由得眼前一亮:汽油。我昨晚前才给爱车加的油,从消耗量上能证明我动没动过车。

快步下楼,奔进车库一番查看,周庆明又傻了眼:油箱内,汽油只剩下了一半。这说明,夜半三更满城跑、被天眼拍下的车子的确是我的!

难道,梦中所发生的事是真的?拉倒吧,做梦要能成真,那我还当什么律师,天天做梦抢银行得了。刚甩走这个念头,就听一声甜润的招呼撞入了耳鼓:“周先生,你好,谢谢你借我车子用。”

“谁?”惊慌回头,周庆明看到了一头如瀑长发,还有一张靓丽白嫩的脸。

天,是梦中的那个长发女孩!

只见女孩莞尔一笑,回道:“不好意思,给你添麻烦了。为了表达我的谢意,我带你去找一个人。”

周庆明强稳心神,问:“找谁?”

李伟。长发女孩似乎知晓了他的情况,很难为情地道出一个事实:她和李伟是好朋友。昨夜,她把李伟接到了自己的家里。吃过宵夜,李伟睡着了,她回来还车,许是太累,也迷糊过去。眼下,要洗脱嫌疑,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李伟直接送到警察面前。

这个主意不错。周庆明急急催促:“你家住哪儿?我们这就去找李伟。”

“周先生,我真的非常喜欢你这辆车,还是让我开吧。”长发女孩娇声说。“行。不过我警告你,别再把我给推下去——”

话一出口,周庆明情不自禁地打了个激灵。她推我下车,是在梦里,这次,不会又是做梦吧?惴惴地想着,周庆明使劲咬了下手指。疼,钻心的疼,绝非做梦。

“美女,请问你怎么称呼?”

“这辆越野车,是你买的吧?”长发女孩没回答,边提速边转了话题。

“你和李伟认识多久了?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周庆明亦没回话,暗暗思忖:她究竟是什么人?为何要打听车的来路?

这辆新款座驾,不是周庆明自掏腰包买的,而是别人送的。

四个月前,周庆明接了一桩刑事案子,为一个叫赵磊的“商二代”做辩护律师。赵磊年纪虽轻,却犯下了不少令人唾弃的恶行。这次是,性质很严重。好在被害人羞愤,无形中为以周庆明为骨干的律师团创造了最大的辩驳空间。

几次庭审,在周庆明的辩词中,被害人俨然成了放荡不羁的站街女,而赵磊则成了被勾引的无辜者。得知儿子极有可能会被判缓刑,赵磊的老爹兴奋不已,当即给周庆明送上了这台越野车。

出人意料的是,长发女孩仍在答非所问:“警察找你,被诬陷的滋味不好受吧?”

好端端地被人泼一头污水,谁会好受?比如你,长得标致,姿色出众,若有人污蔑你是,你要不气疯才怪。话到嘴边,周庆明顿如触电般浑身一颤:“你,你到底是谁?”

越野车越开越快,简直跟飞起来一样,短短片刻便驶出市区,直奔城郊的呼兰河。随着车身陡然一颠,已达极限速度的越野车“呜”地飞越路旁的深沟,呼啸着冲向高高的堤坝。眼见再有几十米就将一头扎进暗流汹涌的大河,周庆明顿时骇得毛发倒立,魂飞大半:“停车,快停车啊——”

“哈哈,刺激吧?”长发女孩扭转头,恨恨说道,“你瞪大狗眼好好看看我是谁!身为律师,你不主持正义也就罢了,可不该和李伟沆瀣一气,信口雌黄,污我清白!”

李伟,也是赵磊所雇请的律师团中的主要成员。周庆明看得真真切切,长发女孩的俏脸在扭曲,痉挛,瞬间变成了赵磊强奸案中被害人的模样!

“李伟已经死了,就躺在越野车的后备箱里。等车子被打捞上来,你就是凶手!千万别说冤枉,这叫一报还一报——”

“咣”,轰响声中,越野车翻了,凌空折了几个饼子后重重倒扣在了堤坝上。

危急关头,是一辆警车横空杀出,硬生生截住了越野车,也救了周庆明的命。

昏迷了两天两夜,周庆明醒了。一睁开眼,便瞅见了头上缠着绷带的警察陈东。陈东说,李伟也没死,遗憾的是脑部遭受重创,这辈子醒来的可能性不大。请放心,我们相信证据,不会怀疑你是凶手。

至于证据是什么,尽管陈东三缄其口,但周庆明隐约能猜到:他一定调看了所有路口的天眼,昨晚接走李伟的越野车的驾驶位上空空如也,今天的驾驶位上,同样空空荡荡。

一转眼,半月过去,赵磊的案子再次开审。坐在辩护席上的周庆明一开口,便引得满堂皆惊:“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,赵磊是十恶不赦的凶手。我背弃公义与良心,做假证诬陷了一个女孩的清白,请法庭给予惩处……”

北京那个医院治疗青春痘好

患上龟头炎瘙痒难忍都是什么原因诱发的

第三代试管婴儿能选好的基因吗

上海治疗青春痘要花多少钱贵吗